佛法度生网 门户 居士故事 查看内容

一位女居士的禅修体会

2017-1-15 22:4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15| 评论: 0|来自: 网络

摘要: 我修内观禅时间很短,从09年国庆到现在也就一年多的时间。虽然没有很丰富的经验和很好的境界,但也有一些体验,写出来供初学者借鉴参考,也许你们会从中受到启发。希望你们读此文章后能对佛法生起坚定的信心,并从修 ...
我修内观禅时间很短,从09年国庆到现在也就一年多的时间。虽然没有很丰富的经验和很好的境界,但也有一些体验,写出来供初学者借鉴参考,也许你们会从中受到启发。希望你们读此文章后能对佛法生起坚定的信心,并从修行中获得真实的利益!

09年国庆老公报了一个禅修营,由此我们一起参加了由伟杰达尊者在河北香河天下第一城大安寺举办的内观禅修。这是我们第一次接触内观,以前从未听说过。从此开始认识南传佛教。第一次接触内观禅法就让我兴奋不已,高兴得睡不着觉,内心生起一道有如闪电一样的光,从此我的生活便有了光明!这就是我一直寻找的、需要的!我心里原本有一盏灯,有电线、有插头,我拿着插头一直在寻找,希望能找到与之相配的插座。这下终于找到了!电通了,灯亮了!南传佛教和四念处内观禅修就是为我心灯供电的插座!

为什么我会如此兴奋?首先,是尊者的开示吸引了我。尊者辩才无碍,开示非常精彩,观点新颖独特,句句如甘霖雨露滋润着我饥渴的心田。在国内的北传佛教中从未听说到过这种全新的观点,这么实实在在的佛法!也从未见哪个师父能将佛法讲得这么美妙!我听得入了迷,生起强烈的求知欲,想去深入了解南传佛教的教理。

这里,简单介绍一下尊者。伟杰达尊者中国佛学院研究生毕业,曾在国内多所佛学院担任过讲师,在北传出家十几年后,97年到泰国重新出家,后去缅甸帕奥禅修中心、恰宓禅修中心和雪乌敏禅修中心深入学习禅修。尊者的勇气和魄力,实属罕见,其智慧也少有人能及。

其次是修行的体验让我兴奋不已,尤其是行禅的感觉特好。刚练习没多久,就飘飘欲仙、犹如云中漫步。以前从未感觉过走路原来也这么美妙、也能成为一种享受。以前走路急匆匆的,恨不得一下子到达终点,一边走路,一边想别的事,心老吊着,何曾这么安然自在、专注投入、认真仔细地走过路?行禅时,什么都不想,完全放松,就只是单纯地观照脚移动的过程。坐禅时观照腹部的起伏,还有吃饭、睡觉、上厕所都保持觉知。这种修行方式简单、实用、易行。只要有呼吸,我们能感觉到腹部的起伏,就可练习坐禅;只要我们健康,能走路,我们就可练习行禅;只要我们还活着,要生活,我们就可在日常活动中练习生活禅。没有什么高深玄妙的东西!佛法就是真实、自然、健康的生活方式!这种修行方法能完全地与我们的生活融合在一起。

但坐禅的滋味却没那么好受!以前习惯了观呼吸,从观呼吸改到观腹部是个比较艰难的过程。刚开始感觉不到腹部的起伏,就有意将气引到腹部,使腹部鼓起来,有时会不自觉地又回到观呼吸。这样来回折腾,弄得不会呼吸了,不知怎么呼吸才好,很难受。因为老是用劲鼓气,把小肚子都弄疼了。尊者发现这个问题之后,说不要引导或控制你的呼吸,要做到完全放松,自然地呼吸。刚开始感觉不到腹部的起伏,可以把手放在腹部,帮助你找到腹部起伏的感觉。真的,当做到完全放松之后,腹部的起伏就自然显现。

在接触南传佛教之前,我曾在07年底跟南怀谨老先生的学生、当时已是95高龄的国学大师叶曼先生学习了安那般那观呼吸法,感觉还不错,打坐经常像坐在蒸笼里,全身冒热气,很舒服!曾去五台山普寿寺拜见梦参老和尚,学会每天念三皈依十遍。曾听海云继梦和尚在北京广化寺讲华严,没听懂华严,但学会了有事就108拜这一招。曾吃素两三年。也曾参加过两三次扬州高闵寺师父在北京主持的禅七,参“念佛是佛”,虽然不会参,找不到切入点,却也有收获,练出了一点腿功,超越了疼痛。吃素、念佛、诵经、拜忏、参话头这些修行的法门我并不能运用到生活中,法是法、经是经,和自己的生活联系不上。这些方法只能暂时地让我的心平静,而我的烦恼并没有少,我看不到自己的心!心还常常会波动、会生气、仍有很多贪爱执着!我对佛法生不起真正的信心!此时修行只是当作修身养性的一种方法。

因缘和合,我终于遇上南传佛法、接触到内观禅修!从此,一步一步一天一天,修行不再是业余爱好,而是生活乃至生命的全部!没有修行,生活就是一片黑暗,就是生活在无明当中,没有禅修的生命对现在的我来说毫无意义。

国庆禅修七天很快就结束了,但我意犹未尽,整个人焕然一新,从未感觉这么轻松、清爽!虽然禅修营结束了,而我的修行才刚开始。此时对佛法已有了相当的信心,但还没有很强的迫切感,所以有时还会懈怠,忙于俗事。从禅修营回家后,我每天坚持禅修,从未间断过,在日常生活中努力保持正念,例如,在上班路上、在地铁里、吃饭、做饭等,都保持觉知。每晚睡觉前修慈心禅,慢慢治好了神经衰弱的毛病,很容易入睡、睡眼安稳、很少做恶梦,身心安宁、越来越柔和。

2010年清明放假三天,我们请伟杰达尊者到我家办了短期的禅修培训,之后的周末也连着办了为期两天的培训,每次一二十人。之后四、五、六这三个月,我的修行进入了较好的状态,有了较强的迫切感,每天早上4:30起床,精进修行。有一阵子,不管白天晚上都很清明,好像都不需要睡觉,仍能精力充沛。每天晚上虽然睡觉了,但好像又没睡着,很警觉,对什么都清清楚楚。那时,我生病的婆婆住在我家,在我隔壁的房间住。每天夜里,只要她有点动静,哪怕只是穿衣服的一点声音,我都听得很清楚,我就起来,扶她上厕所,而我旁边的老公睡得很死,什么都不知道。还有,连续四天,一分不差地准时出定,我自己都感觉很奇怪,我没看表,只是在坐前作意我做一个小时或四十五分钟,就能准点睁开眼睛。

行禅时,头皮麻酥酥的,头上的汗水汇成了细流,顺着发梢往下淌。有一次晚上行禅时,从脚踝开始,有一股麻酥酥的感觉,感觉还有凉风往外排,沿着腿部,慢慢往上移动,我一直在看这种感觉,走到大腿根部就不往上走了。我工作日期间,基本每天中午在单位旁边的西二环边上的一小片绿化带上行禅。北京西二环是交通要道,车很多,噪音很大,可我听不见,我的心只在脚移动上。路上行人也不少,可我看不见,我的视线只保持在我前方两米远的范围内,我也不在乎有没有人在看我。有几次,中午行禅结束后,突然发现眼前的世界不一样了!眼前的世界好像刚被雨水清洗过一样明亮清新,寂静无声。马路上的车跑来跑去,但却没有一点声音。周围的景象很熟悉,但却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可惜这种好的状态没能保持太久!六月底学生放假,家里来了十几个小孩来读国学,操心的事太多,修行的时间也打了折扣。我早上要带着小孩读《慈心经》巴利文、英文,《吉祥经》的英文,晚上回家要教他们唱歌,安顿他们的生活,因为都住在我家里。暑假结束后,清净了许多,小孩陆续回学校上学了。

2010年国庆前,我们将伟杰达尊者从广州请回北京,国庆期间在延庆某寺院办了一次禅修。那时,为了找禅修的地方,我和老公跑了好几个地方,作比较。不过最终还是因为禅修条件问题,使得禅修效果普遍不太好。禅修的条件相当重要,吃住条件不足还是会影响到修行的效果。我这个国庆禅修个人修行上没有明显的收获,只是在办禅修方面积累了一些经验。

2010年10月11日至17日,我们有幸参加了卡玛兰迪禅师第一次在北京举办的密集禅修,我这次收获真是太大了!有了不可思议的突破。卡玛兰迪禅师禅修指导经验非常丰富,她能迅速发现你修行中的问题,并及时、准确地提供有效的解决办法。我非常认真地听禅师讲的每一句开示,好像每句话都是为我讲的一样。在这次禅修中,禅师帮我解决了三个问题:

1、解决了胃胀气的毛病,彻底治好了胃病。

我胃胀气的毛病已经有十几年了,经常打嗝,老有吐不完的气。09年国庆参加禅修后,这种毛病轻一些。卡玛兰迪禅师的眼睛很锐利,第一天晚上她给我们开示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了我打嗝的问题。第二天晚上开示时,她就说,“当你想打嗝时,要用正念观察,不要让它打出来,看着它变化,让它自己出来。如果你想把气吐出来,你就失去了正念。”我一下就明白了!当下就提起正念,闭上嘴巴,用心看着胃胀的感受。以前观照很肤浅,只停留在表面,只看到现象的生起,没有紧贴着目标,看它如何变化、灭去。以前胃胀时,有时甚至要制造一个嗝想把气吐出来,期望胃胀尽快消失,这在修行中是错误的。这样如实观照之后,当天晚上我躺在床上休息时,感觉有股很强的气从胃往下排,经过肠子时,产生很强的绞痛,放了三个长长的屁!还有一部分气泡往上排到胸部,在胸部一个个地破裂,我都感觉到破裂的振动,有大气泡、有小气泡,大气泡破裂时振动大些,小气泡振动就小些。破裂后的气体然后轻轻地从口中排出。积累了十几年的胃胀气就这样一下全排空了!身体一下子就轻松了,从未这么舒服过!不用费任何劲,不用加任何意念,只是单纯地去觉知,就这么容易地治好了胃胀气的毛病。以后再也没犯过。

2、解决了昏沉的问题

因为在参加北传的禅七时已过了腿疼的关,所以在打坐时很宁静、很舒服,在享受这种舒服的时候,很容易睡着。卡玛兰迪禅师给我提出几点对治昏沉的方法:

(1)减少饭量。
刚开始的时候,怕晚上饿,中午使劲吃,每次都要吃撑。看看禅师吃饭那么优雅,我感到很惭愧!禅师吃的很少,动作非常慢,每一个动作都很有正念。后来,我饭量减少了一半,因为有正念地吃饭,到晚上也不饿。经过不断练习,慢慢地我也能像禅师一样有正念地吃饭了。

(2)观宁静的感受。
以前不知道宁静的感觉也要观,很容易贪着这种舒服的感受而导致昏沉。所以即使是在宁静的时候,也要做标记,“宁静、宁静”,对所有的感受都应该清楚地做标记。

(3)练习站禅。
在坐禅前站十分钟或十五分钟,因为站禅比坐禅要求更多的精进来维持平衡,这样就比较清醒,可有效对治昏沉。

(4)观坐姿、观接触点、加快标记速度。
通过观坐姿,调整自己的坐姿,使其保持在笔直的状态。如果不观坐姿,当脑袋耷拉下来的时候就要睡着了。再观臀部与垫子的接触点、腿与垫子的接触点、两手的接触点,加快标记速度,使心兴奋,驱散睡意。

这些措施真的很有效!以后很少有昏沉现象发生。

3、治好了背痛

背痛不是经常发生,但发生时自己没能力应付。背痛时,整个上身像被麻绳挷着,捆得紧紧的,压迫得我呼吸都困难。整个上身是僵硬的,我根本就看不到腹部的起伏。我也观这种痛,但面积太大了,观一整天也不消失。我拿这种痛和以前的痛作比较,检讨自己犯了什么毛病又导致背痛。禅师发现了我的瞋心重,说,“不要拿过去的经验和现在的经验作比较,虽然是一样的痛的感受,但痛是完全由不同的因缘造成的。因缘生、因缘灭!你以前看到的喜马拉雅山上流下来的水和今天看到的水是一样的吗?不一样!”我这下才对因缘生灭有了深刻的理解。禅师给我提了几个应付背痛的方法。当你长时间观察背痛而疼痛没有缓解的时候,那你就转移注意力,不去理会疼痛,去观呼吸,放松自己。第二天背痛就完全消失了。

在这次禅修期间,我清楚地看见了每个动作之前都有一个动机,因为有动机才有后面的动作,因为有动作才有标记该动作的心,没有一个我。观照的程度明显地比以前细很多。每次行禅都觉得时间过得非常快,在一段五米长的经行路线上,我仅走了四个来回就用了一个小时,而自己丝毫没觉得过了一个小时。行禅的每一步分成六个步骤,即抬、提、推、落、触、压。在这次禅修期间,我体验到了每一步不仅只有六个步骤,还有很多更微细的动作,比如,抬的步骤就能至少看到三个明显不同的分解动作,若再细致地观察,可看到更多,甚至能看到十几个分解动作。我饶有兴趣地观察着这些分解动作,那脚就这么非常缓慢地移动,半天都迈不了一步,感觉不到是我自己在走,好像我在研究别人走路一样,看到一连串的动作和一连串的标记的心不断生灭。有一天早上行禅时,状态也特别好,我一直闻到一股异香,不是香水的味道,说不出来。我没有贪着那香味,清醒地作标记,“闻到,闻到”。那几天天气比较冷,但我全身暖洋洋的。向禅师汇报后,禅师说,“很有善根呀!”

坐禅也有突破。其实坐禅时昏沉还有另外一个原因,禅师给我指出来了,她说,“你没有体验到其中的美妙!”我就想,这坐禅里面肯定还有很多有趣的现象我没看到,我得用心去观察,看看禅师说的到底是怎样的美妙。于是我就开始更精进、更密切地关注腹部的起伏。这次禅修期间,感觉肚皮好像变薄了,变灵敏了,能够感觉到体内气体的不同流向和变化,肚皮的膨胀和收缩也是千变万化,有时像方向盘在左右转,有时又像扁扁的盒子,只在盒子的四周有轻微的膨胀和收缩。而以前的肚皮感觉很厚重,不灵敏,只能粗略地感觉腹部的起伏,体验不到腹部起伏微细的变化。这下对观腹部产生了兴趣。在最近的禅修过程中,对腹部又有了新的感受,有时觉得肚皮就像一块轻柔的丝绸,随风飘动,没有了身体的形状。

这次禅修是我和老公一起去的。北京有一千六百万人口,参加这次密集禅修的人只有二十多人,而我家就占了两人,这是何等的福气呀!通过这次禅修,我们把修行放在了生命中最高的位置,其他事情可以不做,但绝对不能不修行!尤其是我,将禅师当成了我的偶像,在心中生起一个愿望:“希望将来能像卡玛兰迪禅师一样,有威仪、有智慧,在世界各地指导禅修,帮助别人解脱痛苦,这样的一生该多有意义呀!”老公后来12月份又去浙江诸暨狮岩寺,参加了禅师主持的半个月禅修,回家后,感觉他换了个人,年轻了,心很柔和。我俩受到了禅师很大的恩惠!所以我俩发心,要再次把禅师请到北京来办禅修,禅师很慈悲,定好了在11年6月份在北京举办为期15天的密集禅修。祈愿这次禅修圆满成功!

南传佛教的这些禅师们,个个都是学者,其水平远远超过大学教授。他们的每一次禅修开示,其文字稍作修饰,就可以作为一本很完整的书出版,讲法非常严谨、分析透彻。南传佛教有严密的逻辑体系,修行次第分明,自己通过与经典比较就可判断自己修到了什么地步。我非常爱看南传佛教方面的书,不管是佛经还是禅师的开示,都非常真实,每一句话都是个人的亲身体验,没有一句多余的话。阅读这方面的书,你能真切地感受到佛陀和禅师们的慈悲和智慧。

我第一次接触内观禅修即生起强烈的兴趣,老公也知道南传佛教好,但他还是抱着他以前学的东西舍不得放,行禅时边念“地藏菩萨”边行禅,按他自己那一套来,说要回家好好比较三个月再决定学不学。经过一年的比较,他终于彻底放下了过去的东西,把家里相关的书籍清理出好几箱子送人了,现在家里只剩南传佛教方面的书。

随着修行的不断深入,断除了我此生的两大执着:对老公的执着和对音乐的执着。体验到了无常,就不会将个人的快乐建立在别人身上。如果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身上,那只有无止尽的痛苦,因为你对对方有期望,有期望就有失望,有失望就有痛苦。给对方空间,给自己空间,从自己内心深处挖掘潜在的、深层次的快乐,不再有爱的纠缠,双方都感到轻松自在。我们不再争吵、不再有爱恨情仇,只有互相尊重、互相理解、互相支持。我俩的关系达到从未有过的和谐,心更加相通。这大概就是神仙伴侣吧!这不是天人的生活吗?

我曾经非常迷恋音乐,尤其中国的民族音乐,热爱唱歌。在舞台上唱歌时我非常自信,那声音不是唱出来的,而是自然地从心田流淌出来的,在宇宙中缥缈,流入每个人的心田。唱歌时完全是无我的,面对上千人的观众毫无胆怯,我把他们当成土豆。我从唱歌中得到很强的满足感。无论我走到哪儿,谁都不会忘记我百灵鸟般的歌声,我到哪儿都是演出的台柱子,压轴戏。但今年单位联欢让我演出时,我婉拒了,因为我对唱歌已经没有了兴趣,我的兴趣已经转移了,禅修才是我的最大兴趣!(我可不愿去唱一首歌而破了八戒!)刚开始,我对佛陀制定的戒除唱歌跳舞这条戒律很不理解。唱歌多好呀,陶冶情操,又能给别人带来快乐,让我不唱歌、不听音乐,简直是不可能的!但通过修行,体验到佛法的滋味之后,对唱歌的兴趣慢慢淡化了,到后来跟本就不想唱了。我认识到以前生活在一片无明当中,以假为真、以苦为乐,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如果把这时间用在修行上,该有多大进步(但以前跟本就不知道什么是佛法,所以不可能去修行,只是由着性情生活)。

除了这两项执着,我对其他没有什么贪爱。只要有衣服穿、有饭吃、有地方睡觉就很知足了。作为女人,我不爱时装、不爱化妆品,每天素面朝天,不喜欢有任何装饰,完全是纯朴自然的状态。我发现,女人最好的化妆品就是持戒,再好的化妆品也达不到持戒的美容效果。持戒者红光满面、神采奕奕、神清气爽,尤其眼睛特别亮,走路轻盈。她给人的感觉始终是那么安详、自在,受到众人的喜爱。

11年的春节放假,我哪儿也没去,自己在家里打了一个方便禅七,还有一个阿姨和我一起禅修,老公护持。每天早上五点起床,晚上11点睡觉(这也是我平时的作息时间),每天禅修10小时,翻译6小时,穿插进行,我翻译时,阿姨自己看书。窗外爆竹轰鸣,可我的心寂然宁静。这是我有生以来过得最开心、最有意义、最有成效的一个春节。我翻译了恰宓尊者开示的《大木头比喻经》,校对了舍弃我禅师著的《让火山止息》的翻译,还完成了这篇《禅修体会》的初稿。专心修行几天后,气色特好,同事见了都赞叹不已。当身心完全放松时,那灵感似泉水般涌现。平时工作耗了不少精力,很难有灵感显现,气色也很难有这么好。我现在基本保证每天禅修五小时,早上两小时,中午一小时,晚上两小时。通过禅修调整身心、消除疲劳,使身心保持在最佳状态。

总之,虽然我修行内观禅才一年多,但我已深深体验到佛法的滋味超过世间一切的快乐!佛法是可实践的,是可通过修行体证的!这一年多,我治好了神经衰弱的毛病和胃病,消除了对老公和对音乐的两大执着,夫妻关系得到了升华。而且工作效率更高,人际关系更加融洽。现在的我感觉就如火箭穿过了大气层,摆脱了地球引力的束缚,在太空中自由自在地翱翔!没有任何牵挂和执着,只有一个目标:修行佛法、体证涅槃(注:涅槃是指烦恼熄灭的境界)!

希望有更多的人来体验佛法,过真正的高尚的、快乐的生活!

感恩尊者!感恩禅师!感恩那些为举办和护持禅修而付出辛勤劳动的人!

作者:方兰琴

相关阅读

【本文最新评论】(游客也可以评论)

弘扬佛法的正信网站 学佛修行的网络道场
佛法度生网 关于本站 站点统计 站内搜索 Archiver 论坛 留言板 捐助 手机版

GMT+8, 2021-10-26 20:18 , Processed in 0.054467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